护肩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护肩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福州火车站北广场地下打车点将用多套措施送清凉《资讯》

发布时间:2020-11-19 09:55:01 阅读: 来源:护肩厂家

福州火车站北广场的出租车停靠点,位于地下负一层,出站乘客要打的,只能到那里候车。然而,停靠点没空调也不通风,非常闷热,再加上排队候客的出租车排出大量尾气,熏得人难以忍受(详见昨日本报A03版)。就此,福州晋安区昨日拿出了整改措施:添置大型风扇,采购冰块,给打的乘客送清凉。

此外,昨日不少市民反映,福州火车南站的打车点同样位于负一层,也存在类似的闷热问题。海都记者调查发现,南站地下打车点气温,比地面高了4℃。

火车站北广场地下打车点,已增设多台大风扇,增强通风缓解闷热

大风扇上阵,吹走热气、尾气

昨日下午,海都记者再次来到福州火车站北广场地下打车点,看到乘客等候区旁,已增设多台大功率风扇,正全速运转。福州市晋安区火车站综管办工作人员说,海都的报道昨日见报后,晋安区委区政府很重视,区委常委、宣传部长郭勇,副区长林澄昨日还到现场了解情况,并就解决闷热问题与管理方福州市城乡建总负责人协调。

福州火车站综管办工作人员说,首先,将加强管理,保证通风系统正常运行;其次,采购大型风扇、冰块等,放置在打车点,为市民降温,并驱散尾气;第三,加强的士调度,根据候车人数,调控等候的的士数量,“一方面保证乘客能及时坐上车,另一方面也避免过多的士扎堆,减少汽车尾气和发动机带来的热量”。

对于市民建议增设玻璃幕墙、加装空调一事,福州市城乡建总工作人员表示,将与规划设计部门协商,如果可行,会考虑实施。

火车南站:地面29℃,地下33℃

昨日,不少市民向本报反映,福州火车南站的唯一打车点,也在负一层,同样闷热难耐。

昨日下午5时许,海都记者携带温度计到福州火车南站采访,在南站地面广场,记者测得气温为29℃,加上身处室外,比较通风,并不感觉热。但位于地下负一层的南站打车点,一走进去,就可以明显感觉到气温上升。尽管已到傍晚,但测得的气温仍高达33℃,比地面高4℃。

“负一层没有风,感觉特别热,站两分钟就汗流浃背。”正在候车的刘先生说。

福州火车南站物业管理处工作人员说,南站打车点有三套换气系统,采取运行一小时关闭一小时的方式,为打车点换气。至于有旅客感觉打车点不通风,将考虑调用附近地下车库的换气系统。此外,对于市民增加风扇、冰块,以及加装玻璃幕墙、空调等建议,工作人员表示将向上级部门汇报。(海都记者 陈超/文 包华/图群)

闽南网7月21日讯 福州仓山区城门镇白云村,17岁的高中生阿玉(化名)在租房内,突然遭到同层租户、40多岁的王某富捅伤,送医抢救无效身亡。

昨日,海都记者多方核实,嫌疑人王某富已落网。事发时,他闯入阿玉屋内试图侵犯,遭到反抗后下毒手。目前,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。

事发地点是一栋简陋的3层民房,案发时间在7月14日零时至1时之间。

案发的出租房外景

房东林先生说,阿玉父亲陈先生是老租户,每月350元,在3楼最右侧租两间房,已有3年左右时间。约半年前,王某富一个人在陈先生的斜对门租了一间房。事发时,他突然听到1楼租户一个小男生的大声喊叫,起床查看,便发现阿玉倒在1楼走廊的地板上,“身上很多血,讲话没什么力气”。

报警后,等待120的过程中,林先生一边安慰阿玉,一边和她交流,得知嫌疑人是王某富,行凶过程中,阿玉曾发出求救声,可能是太晚没人听到。随后,阿玉从3楼的出租屋逃到1楼去求救。

当天上午9点多,阿玉在医院抢救无效后身亡。林先生说,阿玉是位“很老实、很有礼貌的女孩子”。

直到昨晚,陈先生的脑袋都是嗡嗡的,不敢相信女儿已经走了,“我在福州的建筑工地上辛苦打工,都是为了让女儿在福州安心读书”。

闽南网7月23日讯 7月16日上午,宁德市寿宁县公安局接到一起报警称,竹管垅乡后洋村一女子被强奸,民警到场后掌握了相关证据,并将嫌疑人控制。

小丽在重症病房仍未脱离危险

女子家属介绍,受害者小丽(化名)今年17岁,当天到茶园采茶,被51岁的村民主任张高强强奸,后不堪施暴者妻子的辱骂,服下“百草枯”农药。

昨日,小丽还在福安闽东医院抢救,尚未脱离生命危险。据了解,张高强和小丽是堂兄妹关系。寿宁县公安局有关人士介绍,嫌疑人张高强涉嫌强奸已被警方刑拘,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被施暴者妻子羞辱 少女喝下百草枯

昨日是小丽在重症监护室的第7天,依旧未脱离生命危险。母亲邱立秀告诉记者,7月16日清晨近6点,她打算和女儿到茶园采茶,因为要安顿小儿子,她便让小丽先上山。6点多,她在途中见女儿哭着跑过来,浑身是汗,衣服裤子全是泥土。小丽一下子扑在地上:“妈妈,我对不起你!”

“她说被张高强夫妇辱骂、欺负。”邱立秀安慰女儿说,会找对方理论,然而女儿却哭喊着:“张高强弄(强奸)了我!”

昨日,邱女士及当天陪小丽做笔录的亲戚,转述了小丽那天的遭遇。

当天清晨,小丽正往茶山上走,遇到来喷农药的张高强,两家茶园紧挨着,两人还同行了一段路。到小丽家茶园附近时,张高强突然一把抱住她,不顾小丽的反抗,强行把她拖到草丛中强暴。

事后,小丽衣衫不整地在地上哭。张高强的妻子金某刚好也来茶园,撞见张高强正在穿裤子,金某便辱骂小丽,骂得很难听。女儿说,张高强老婆扬言要把这丑事告诉全村人,她觉得很羞辱。

羞愤的小丽跑回自家茶园,张高强夫妇则自行离开茶园。小丽一时想不开,将张高强留在茶园的“百草枯”灌下肚,事后却未告知母亲。

“我把她带回家,张高强夫妇就上门了,又是请求又是威胁我们不要报警。”邱立秀说,丈夫张仕利闻讯赶回家,并将此事告诉小丽的姑姑,小丽的姑姑即刻报警,此时已经是当日上午9点多。

­   都说看病不能“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”,医生看病开药若不先了解病人的过往病史、药物禁忌等,易导致医人不成反而害人的悲剧。龙岩上杭县法院审理认为医生张平(化名)违反诊疗常规,且该过失与患者吴强(化名)死亡存在因果关系,日前判决张平承担此次医疗纠纷20%的责任,即赔偿吴强家人各种损失148309.3元,精神损害抚慰金6000元。

­  2015年1月22日晚,上杭某学校保安吴强在学校门卫值班,当晚呕吐后感觉呼吸困难,便自己步行到张平开的诊所就诊。

­  由于有过哮喘病史,吴强一到诊所就凭借自己的直觉,告诉张平其感觉气喘、呼吸困难,需要开一瓶舒喘灵喷雾剂。当时,张平忙着接诊其他患者,也没多问吴强当晚吃了什么东西、之前有什么不良反应,就大致认定吴强是哮喘发作,立即从药柜取了一支舒喘灵,并帮吴强喷了一下。

­  然而,仅过了十几秒,吴强便慢慢低头、双腿无力,顿时休克晕倒在地。张平吓坏了,立即对吴强做心肺复苏术,并拨打了120。最终,经上杭县医院120医生抢救无效,吴强死亡。

­  2015年8月11日,司法鉴定中心作出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,对吴强尸检见呼吸道食糜阻塞,由于异物阻塞呼吸道有时会出现气喘样表现。而现场未见呕吐物,吴强因胃内容物返流入气道而就诊的可能性大。张平诊所未对患者吴强实施必要的体格检查,就使用舒喘灵喷雾剂治疗,使异物吸入更深,对死亡的发生有一定的促进、辅助作用,参与度拟为20%-30%。

­  由于张平始终不接受调解,日前,法官根据鉴定意见和调查情况作出判决:张平承担此次医疗纠纷20%的责任,即赔偿吴强家人各种损失148309.3元,精神损害抚慰金6000元。而吴强作为成年人,凭借自身经验要求购买药品,存在一定责任。

­  法官提醒,在医患矛盾相对激烈的当前,医生保护自己的最好方式就是规范诊疗,包括在用药前仔细诊察患者病情,再根据体查结果谨慎用药。而患者在就诊时,应保持对医护人员的信任,如实讲述患病、不适等情况,以便医生做出准确诊断。(记者 李大荣 见习记者 邬眉 通讯员 陈立烽 袁友凤)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