护肩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护肩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老九短篇故事集13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22:40:36 阅读: 来源:护肩厂家

“活着?死了?”我的人生很迷惑,为什么会是迷惑?因为我的人生有三分之二的时光,都在牢狱中度过。

1992年,我加入了“12般若社团”本市最臭名昭著的黑社会团体,他们没有社会原则,不会去讲你们认为的道理。我陷入到了黑暗之中,它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旋涡,将我吸入到了最底层里,那里将会没有光明。

“今天你们五个人,天一黑就去霍尔马餐厅灭掉他们!”这是十五年前,我第一次参与帮派斗争,对我们五个人讲话的是12般若中层领导人,他叫什么不重要,对于我们来讲完成任务才是关键。

冬天二月份,太阳落山的特别早,晚上八点钟左右,街道上的路灯发出微弱的黄光,由于天气寒冷的缘故,路上行人并不是很多。少说话,多做事。这句话是我们五个人经常相互告知的事情,所有大哥都不喜欢太聪明的小弟。

那年我才17岁,年少轻狂是要付出代价的,我就是一个路人皆知的例子,因为我们这一次砰见鬼了,而且还是屠夫鬼!并且还惹出了大事,2.11杀人灭口重案!

领队的人是12般若社团老资格了,他负责开车和盯梢,一辆黑色桑塔纳行驶进入繁华的街道,那个年头路上能看见一辆四个轱辘的车,老百姓都会瞪大眼睛看着车里的人,好奇,稀罕。

我们也觉得脸上特有面子,谁会知道这辆车是杀人越货才买来的?人家又看不见你心里的脏事,都看着你兜里有多少钱了,谁管你钱是怎么来的?

晚上21:38分,车里放着当时流行的音乐《甜蜜蜜》还有张学友的专辑,一首首欢快的歌曲,也遮盖不住我们几人内心的黑暗。

开车的老资格,眼睛一直盯着路对面的霍尔马餐厅,他手里永远都会有一只吸烟,点燃了吸几口就拿手指掐灭了,将半截烟头在手里转圈,有点像是中学时期我们在学校时,闲的无聊玩转笔一样 。

老资格说话时声音沙哑,总给我带来一种沧桑的感觉,他像是经历了社会的打磨,早已经放弃儿时的梦想,语气缓慢对我们车内四人说道:“餐厅里有十几个他们的人了,怎么没见到一个大的?”

“大的”社团的中层,或者是高层,一般很少会参加这种小型的聚会,就算来了也是说几句话,然后匆忙的就离开了。

收拾几个社团地位不高的人,跟别人吹嘘时,都觉得自己脸上没什么光彩。我此时心里也特别害怕,人都有贪生怕死的时候,危急关头我也难免会想起自己远方的父母,他们年迈时靠谁的来养活?

强烈的道德观念,在我脑中只活了都不到10秒钟,又被我彻底的抛在脑后了。等我出人头地了,我一定会孝敬你们二老。后来也就没有后来了,人生像是一壶老酒,品得出滋味时,我以然渐渐老去。

“准备!不要慌!一定不能打散了!后备箱拿家伙!”黑灯瞎火,杀人夜。那年头大街上很少有摄像头,老资格嘴里吐着烟圈,强调了两遍,不要乱了手脚。

这可不是去迪斯科跳舞喝啤酒,都是刀口添血的狼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我身旁的林小六,他年龄比我大两岁,上车时小声对我说过,这样一句爷们的话:“今日血战到底,明日我们在社团就出名了。”

“咔嚓”后备箱被老资格打开了,听见这个声音后,我心跳开始加速,手也开始微微的发抖。从今往后,我彻底被改变了,杀戮,冷漠。我记得一位老人,曾经对我说的一句话,大街上都是人?而你确要去当鬼!

鬼和人有什么区别?死得早,死得晚。林小六发现我在愣神,像是在想些什么,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,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老资格嘴上叼着半截烟头,手里拖着一只黑色的旅行袋,看上去袋子里装了不少东西。递到了车后座里,示意我们自己挑选几把合适的家伙,战斗开始前五分钟,我在挑家伙的时候,突然感觉到车内一阵晃动,脚下塑料垫震动的感觉很强。

我看了一眼身旁的林小六,想看看他的表情,这么强烈的晃动感,他应该也能感觉的到,但是林小六只顾着挑家伙了,根本没把这件事太放心上。

我当时还是个新人,不能让老资格发现我对任何事情,都太过敏感了。我心里在嘀咕着,千万别多事,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。

霍尔马餐厅当年在本市,可以算的上是高档餐厅了,能在里面订包厢吃饭的人,基本都是本市有头有脸的干部,或者是私人企业家,还有一些小老板。

当然了,鱼龙混杂的地方,也会有一些黑社会出没。包括霍尔马的年轻男孩服务生,有一些都参与到了黑社会当中,他们白天正常上班,晚上脱了工装后,你会发现他们身上会有一些特色纹身,代表着他们跟随着当地社团。

“不要乱!机灵点,占便宜了就撤退!”老资格拉着自己棉衣领子,拉链拽到脸颊的位置。嘴里说话时还冒出白色寒气,我也分不清楚那到底是烟的气体,还是冬天寒冷的空气。

我们这幅模样有点像是80年代,香港电影里古惑仔在街头火拼的感觉,手里紧握着钢刀,缓慢走向了街对面的霍尔马餐厅,街道上行走的人们,都被我们手中瘆人的钢刀,吓的停止了行走的脚步。

“般若,刀手!” 一位二十多岁的男子站在门口处,他身上穿着餐厅服务生的工作装。透过餐厅玻璃看见了,我们手里提着钢刀,正大走向霍尔马餐厅。

“冲!先干掉门口的服务生!”老资格怒气冲冲挥着手中的钢刀,朝着我们身后的几人喊了一声,他率先冲进了霍尔马餐厅,刚才叫喊的服务生朝着二楼卡包跑去,时不时还回头看我们一眼。

服务生嘴里一直大喊着:“有般若的刀手!拿家伙!”服务生这么一喊完,二楼的动静就大了起来,板凳摔在地上的声音,伴随着掺杂的脚步声音。大厅正在吃饭的人们,也都放下了手中的碗筷,被我们吓的离开了吃饭的餐桌,站到了墙边的位置。

老资格挎着大步,一口气冲到了二楼的楼梯口拐角处,我胸口猛然间热血沸腾起来,甩着大步就跑到老资格身旁,握着钢刀的那只右手,手心里居然冒出汗了。

烟灰缸,啤酒瓶,三腿的钢筋板凳,还有带着棉絮的靠椅板凳,都朝着我和老资格砸了过来,我用手连忙挡着头部,老资格猛的拍了一下我的手臂,在我耳边怒吼骂道:“干他妈的!冲上去砍死他们!”

一道黑影从我眼前闪过,没瞧见黑影窜到哪了。老资格又猛的拍了我肩膀一下,我顶着半空中抛下的桌椅板凳,拼了命的往二楼跑,林小六紧跟在我身后,对我嘱咐了一句:“看着点自己人!千万别闭眼砍!”

脚底都二楼的红色毛绒地毯了,我被一个手掌大小的玻璃烟灰缸砸中了脑袋,耳中传来玻璃在我脑袋上爆炸的声音,而且伴随着一阵嗡嗡的响声,当时并没有感觉到疼痛。

一股热流顺着头发流到了我脸上,用手擦了一下,低头一看手上全是血,还有亮晶晶玻璃渣的碎片,血夜流到了眼睛眉骨的位置,怒火在我脑中冉冉升起,我看不清眼前的人和物品,只有红色和朝我砸过来的物品。

二楼原先进入的人,老资格看见了大概有十五六个人左右,而且都是一些年轻小伙子,现在仔细一看他们人数少了一半,另一些人跑到哪去了我也不知道,二楼卡包有十几个,要挨个去找他们,恐怕没这么的时间了。

速战速决,不能恋战。眼前的七八个人都被砍的差不多了,老资格抓着林小六的胳膊,嘴里骂道:“别他娘的砍了!都他妈快砍成肉泥了!”

“砰!砰!”我旁边的一位同伴,被击飞了出去,身体滚落到了二楼的楼梯口处,他身子转过来对着我的一瞬间,我心都凉了半截,对面的人有枪!

老资格看着二楼中枪的同伴微微一愣,脸部的肌肉拧在了一起,嘴里骂道:“妈了个巴子!老子想放你们一马!既然玩真的!他妈的咱们都别活了!”

“轰隆!”老资格挥了一下手中的钢刀,眼前的亮光一下就消失了,吊在头顶的灯泡被老资格一刀砍碎了,我朝着刚才拿鸟枪那小子的位置走去,老资格喊道:“自己人钢刀敲打旁边,注意情况!”

我眼前闪过一道亮光,这次我看清这道亮光到底是什么了,一个人影的模样,而且这人身上穿着盔甲,像是一位古代军人,手中提着一把两米多长的大钢刀,朝着我眼前那人劈了过去。

“啊!”我耳中传来一声惨叫,微微愣了一下后,我连忙朝着黑暗中喊道:“老资格!咱们有后援吗?怎么有个不认识的冲过来了?”

塔防西游记内购版

屠龙之城手游安卓版

连城绝手游百抽版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