护肩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护肩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京城的哥为什么没有多赚钱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5:43:21 阅读: 来源:护肩厂家

调表、换价签,每单从此平均可多收三五元。涨价后北京的打车难是否有所缓解?出租司机是喜还是忧?多掏了钱的乘客作何反应?事关公司与司机利益的敏感“份钱”未来能否降低?10天来,记者就此一系列问题进行了调查采访。

打车的人少多了 空跑23公里没拉着活儿

尽管只是刚刚涨价后的不顺,但这位从业两年的司机师傅表示,看架势不想干了。“我感觉不应该涨价,你让出租公司降点份钱,是吧?你这一涨价,人家不打了。”

但一位北创公司的司机在回答记者有关“涨价后好干了么?”的问题时说,“反正比以前好干点了,但打车的人少多了,空跑了10公里都没人招手。”

“能不打车就坚决不打了”

涨价后的第三天晚上,一位乘客从六里桥打车后跟司机聊天说,其实自己有私家车,要不是喝了酒他不会打车,“谁也不愿意多花钱,你看公交车多便宜啊!”

而马先生两天前刚刚从首都机场打车回过北苑的家。“下车结账,天哪,78元!过去也就40元,这涨得也太多了吧。”他说,今后能不打车就坚决不打了。

去年刚刚毕业工作的职场人黄先生对记者直言:单位报销,必须打;自己出行,就选择公共交通替代。

对此,一位在某小区门口趴活的出租车司机认为,出租车不是为了解决普通人的交通问题,是让老百姓有急事时伸手就有车坐。“普通人的交通问题还是要靠公共交通,你要想快,就必须多花钱。”

政府解决问题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涨价?

涨价后北京打车难问题能否得到有效缓解?北京新月出租车公司的一位司机认为,应该能缓解一点。“司机不是不愿干,我们愿意干,但司机也都想躲过高峰时段才开始干。”

但一位公司中年女性白领则不认为此举能缓解打车难。“CBD堵成这样,出租车司机都不爱去,偏偏那里是打车人最多的地方。”她说,“这根本不是价格造成的。”比如王府井那里,停车不方便,偏偏人很多。“反正政府想解决什么问题,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涨价。”

而事实上,6月10日起北京新的出租车价格方案有涨有降。其中,起步价由过去的3公里以内10元涨为3公里以内13元,每公里单价也由2元涨到2.3元,燃油附加费从过去的3公里以上每次3元调整为不论距离长短每次1元,早晚高峰时段(7-9点,17-19点)拥堵等候费由之前的每5分钟加收1公里租价调整为加收2公里租价,即从2元涨到4.6元,电话叫车服务费则从此前的每次3元涨到4小时以内预约每次5元,4小时以外每次6元。

“份钱”非常敏感 到底能降不能降?

此次出租车涨价重要目的之一是为了司机增收。涨价后,有报道说北京市还将陆续出台与“份钱”等相关的政策措施。但记者采访发现,绝大多数出租车司机对降份儿不报希望,而且,作为这笔承包费的收取方—出租车公司也明确表示了反对。

“我觉得够呛。”一位银建公司司机说。另一位金建公司司机坦言,“其实涨不涨价,能降点‘份钱’最管用,我们压力就小点,乘客也不用多掏钱。”而新月公司的司机张师傅说,“我干了10多年了,没见过往下减的。以前2000多,现在是3000多。如果出租车公司能落下个1000多块钱的份儿,我估计司机增收的效果比这样的涨价还要好。”

目前,北京出租车司机按月向公司缴纳的“份钱”分单班(1人开)和双班(两人轮换开)两种,单班“份钱”通常在3300-4000元之间不等,双班每人则多在2700-3000元之间。

由于“份钱”的调整涉及到企业敏感的根本利益,记者联系了多家出租车公司,但均表示不接受记者的采访。6月17日,记者打了一辆金建公司的出租车,请司机直接把车开进了其母公司——北京银建的士公司的总部。

“政府如果规定了要降价,我们是会执行的。但从企业自身的角度来说,明确地讲,降份钱,企业不赞同。”银建办公室主任陶勇在请示了公司负责人后,代表银建公司接受了记者的采访。

陶勇表示,北京有200多家大大小小的出租车公司,“这不仅是银建一家公司的态度。”在被问及对此次出租车涨价,使司机增收的来源都是乘客多掏腰包,而出租车公司并没有任何贡献时,陶勇认为,这是媒体小题大做。“那中石油、中石化,还有房地产和银行贷款等的高收益,怎么没人这么去纠呢?所以说,有些话我们不好意思去说。”

“份钱”到底能降不能降?什么时候降?北京市交通委是这一敏感问题的主管政府部门。记者为此多次联系交通委宣传部,并按要求发送了采访提纲传真。但直到记者发稿时止,交通委尚未明确能否就此接受有关采访。

仍不敢想能正常休息

出租车司机长年累月、日复一日地在街上跑车拉活,辛苦有目共睹。那么,涨价后北京的的哥打算给自己适当放松了么?

“我原来希望能多涨点,涨一半,从现在的每公里2元涨到每公里3元,一次到位。”新月出租车公司的张师傅说,不光是他,很多司机都有这种意见。“这样的话,虽然打车的人少了,但我们一趟是一趟。”

每天拉活长达十四五个小时的张师傅说,他不是说要指着涨价能挣多少钱,“但是我能多休息了。现在等于我们没有休息日。因为我们每天平均都有100块多的份钱要交,今天歇了,明天我就要加倍才能把这个钱挣回来。所以,我们不敢歇,除非家里有特殊情况。”

一位祥龙公司的司机师傅告诉记者,每个月在家痛痛快快歇上一两天的事他想都不敢想,更别说像上班的人那样每周休息两天了。“总得出去拉点是点,就是你歇了也歇不踏实,因为你欠人家钱呢!每天睁开眼就100多。”

而双环公司的王师傅说,谁也不敢歇,除非有事。“起码也得把车份钱拉出来,今天歇了,明天你拉300元的话,只是两天的份钱,等于两天没挣钱。”(国际在线,记者 黎萌)

有一种盘剥叫做维修保养费

出租车打车费涨价,份儿钱不涨,“的哥”们原以为自己每天能比之前多赚个100块,谁知最近续签合同时公司表示每月要多涨300块维修费;还有的公司给司机的油补不返现金、只返指定加油站的油卡……这两天,部分出租车司机透露,有的出租车公司用各种小手段大玩儿“合法猫腻”,暗暗侵蚀着“的哥”们刚要增长的收入。

维修保养费“水分大”

“出租车涨价了,份儿钱不涨,就是让我们司机多增加收入的。可没想到我要和公司续签合同时,公司表示每月要涨300块维修保养费,要么签要么走人,只要想接着干也就得签了。还听说另外一同行,保养费从每月180元涨到每月200多元。说是不涨份儿钱,却变着花样儿从别处找回来,这是看着我们多挣钱了眼热吗?”某出租车公司的一位“的哥”洪瑞(化名)向记者抱怨。

记者了解到,最近有些出租车公司趁着和司机续签合同协议的日子,纷纷调高维修保养费,有变相涨份儿钱之疑。“其实,就算不涨维修保养费,公司收的这个钱也是有很大‘水分’的。”

洪瑞告诉记者:“比如每20天要求一换的机油机滤,在公司的保养部门换是180元一次,正规的汽配城也就顶多100元拿下。我看公司的保养部门用的机油什么的,质量还不一定比汽配城好,保养一次的成本也就在70元左右。如今又要再涨,同意了签合同接着干,不同意你就走人,司机实在是很弱势。”

变相占司机油补的“便宜”

除了可以暗暗提高维修保养费,还有一些出租车公司会在给司机的油补上做文章。两家比较知名的大出租车公司的司机告诉记者,目前,双班司机每月油补大概是700多元,单班司机800元到900元。有的出租车公司不是很痛快地把这笔油补现金返给司机,而是发公司指定自己旗下加油站的油票或加油卡。

“谁不愿意自由自在去找便宜的加油站加油,可去公司自己的加油站用油票加油,油价没有任何优惠,利益还是给了公司。用公司给的加油卡加油,这种加油卡一般是副卡,是不优惠的,但主卡在公司那里,主卡是会享受优惠的。这里面,门道儿多了。”另一位干了十多年的老司机透露。

司机签了协议“猫腻”就合法

为此,记者采访了某出租车公司的总经理,从事多年出租车行业的他向记者透露,目前,本市各出租车公司除了可以向出租车司机收份儿钱外,还可以额外酌情收的费用还有三项:汽油费、保险费和维修费,收不收,如何收,每一个公司标准又各不相同。仅以维修保养费为例,每月从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。

“因为车是公司的车,有的公司会提前和司机签订协议,强制司机去指定维修点修车并收取维修费,理由自然是可以保证车况良好。所以,理论上每个公司是可以调整维修费用的;再比如保险费,除了交强险公司交钱上,但其他保险公司可以让司机出钱上,这个价格也是不一定的,每个公司要求上的险种也不一样。

总之,公司找个合理的借口让维修保养费涨价,是非常可能的。这个只要公司和司机双方有了相关合同协议,都是合法的。除非司机不认可,不签协议,那就得换公司或者换工作了。”(北京晚报)

七台河订制西装

包头职业装定制

河间市工作服订制职业装订制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