护肩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护肩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有一天当你和自己温暖相遇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19:09:46 阅读: 来源:护肩厂家

相比大多数人色彩温暖的童年,我的童年是冷色调的。

1

我一出生就被弃养,后来,因为计生办有人脉不会威胁到二胎指标,我辗转到别人家三天后又被爸妈寄养到了外婆家,一待就是16年。

我五岁那年,舅舅家添丁,外婆去城里照顾舅妈和刚出生的弟弟。我则跟着外公放养在农村。外公很忙碌,负责一个生产队,根本顾不上我。记得,那时候,我最常做的事就是坐在村里最宽敞的那条街的石头上翘首以待,期待马路上偶尔停靠的客车上走下来的是外婆。眼巴巴地望着对面村委会,希望外公会从那道门里走出来。生活不会因为一个孩子的忧虑而变得美好,外公常常在饭点才走出来,递给我一个裹了菜的烧饼便匆匆转身继续忙碌了。更多时候,外公为了干旱的土地和一群大人四处走动,也无暇顾及我的温饱问题。

六岁,外婆带着我进城照顾弟弟。舅舅和舅妈很疼我,舅妈通过关系交了一笔借读费把我送进了一所小学。我对上学这件事很有积极性,每天醒来扒开窗帘,只要马路上没有背书包的同龄人我就伏在床头大哭。因为对时间概念的懵懂和无知,小小的我固执地藉此为依据以衡量自己是否要迟到,所以,无论外婆他们怎样劝说都止不住我的悲伤。事情到最后总会演变成外婆以最快速度把我收拾干净,骑上三轮车载着我去学校,我坐在车上一边吃着路边买的包子一边哭,最后到了学校才发现,我们班级的门都还没有打开。

那时,我最爱下雨天。每次下雨,舅舅坐着轿车接我放学。

舅舅在我心里是天神一样的存在,他的脾气暴躁,对我极其疼爱。每次舅舅在下雨天接我,然后去饭馆点上两道菜,等我们吃完,舅舅很耐心地等着我写完作业,然后再送我回学校。舅妈对我疼爱更甚,初来乍到,舅妈就为我买了一双红皮鞋,圆头,带是可爱的蝴蝶结,穿上纯白的棉袜,便是时下最美的装扮。我对这双公主鞋爱不释手,即使不上学的日子,也不肯换鞋。舅妈不曾因为我的虚荣心而厌恶和生气,而是又为我新买了一双。

我最美的童年时光就是这段吃着龙须酥,穿着公主裙,趴在阳台上听部队新兵唱歌的两年。

生活多美好,平铺而直叙,在我甩开脚丫子往前跑的时候,才发现现实的粗陋和曲折。

九岁,我读三年级,舅舅和舅妈跟我商量领养的事儿。我在客厅里看着动画片,舅舅笑呵呵地问:“婷婷,以后喊我们爸妈行吗?”

我看着舅舅,舅妈也在旁边一脸笑意。我愣了愣,因巨大的恐惧而号啕大哭。

我有爸爸和妈妈,尽管不曾一起生活,但会偶尔见到,所以,我不心慌。此刻,舅舅的提议,是不是意味着,我的爸妈,他们是真的不要我了呢?

我因为这样突然的变故害怕得大哭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因为这样的细节而产生距离和隔膜。

这件事以最快的速度掀篇儿,舅舅安抚我说:“别哭了,都是骗你的,跟你开玩笑的。”我却明白,幸福生活过去了。每个人都会为自己定位,无论我是无心还是有意,我的举动伤害了彼此,我们的交集点因此而停止,我心底剩下的广大区域蛰伏了深深的孤独。

时间随着太阳的起落一点点流逝,弟弟渐渐长大,舅舅和舅妈的重心逐渐转移在他身上。我和爸妈的关系依旧停留在固定的学费生活费之中。

2

16岁,家长们为我选择外地一所粮食学校。姐姐把她的旧衣服装满了一箱给我,兴高采烈地告诉我,老妈再给她买新的。暑假回来,妈妈给我一件崭新的牛仔外套,这是我第一次收到妈妈的礼物,心情不言而喻。我姐一句话就将我从云端拽了下来:“咱妈给我买的,我不喜欢。”我没说话,只是收敛了脸上的笑容,晚上躲在被窝里捂着嘴巴偷偷哭了一场。

18岁,我毕业去了湖南一家企业做出纳,工作忙碌是其次,心理压力巨大。国家财务制度规定农副产品收购采用现金,我每天手中出入的现金流少则上百万,多的时候八九百万都是有的,保险柜比我还高,我睡觉都抱着钥匙。后来,合同到期,我听从安排回了家。本来说好的工作突然泡汤,我整个夏天呆在家。

爸爸嫌我笨,说“人才市场那么大,自己怎么不去找工作”。

我很惶恐,以最快速度去找了工作。

恋舞ol九游版本

足球先生无限破解版

最终契约破解版

相关阅读